首页

所谓才华横溢,贵有自知之明

社会大众都会强调才华,好像才华真的是从天上调下来,刚好砸在你身上,随后就吸收了天地日月的灵气,打通任督二脉。才华真的那么重要吗?孩子们学钢琴,学写作,学奥数;大学生学雅思,学管理,学理财,甚至学厚黑学。学完后,大多信心满满的开始投简历,推销自己。他们捧着比山还要厚的证书,最后跳槽辞职的数不胜数。好多凌云壮志在进入社会1...

作者:微笔记_博客 查看:387 时间:2016-11-11

52首歌,一个你

      看到朋友分享庄心妍的《热恋之后》,一时兴起,一闭眼,一睁眼,一不小心又让你们看到了我的才华。接下来Showtime热 恋 过 后幸 福 离 我 好 远心 有 所 爱一 直 想 着 他为 情 所 伤独 自 唱 情 歌歌 声 里 的 回 忆掌 心 上 的 时 光最 后 的 温 柔乐...

作者:微笔记_博客 查看:189 时间:2016-11-06

晴窗一扇

台湾登山界流传着一个故事,一个又美丽又哀愁的故事。 传说有一位青年登山家,有一次登山的时候,不小心跌落在冰河之中;数十年之后,他的妻子到那一带攀登,偶然在冰河里找到已经被封冻了几十年的丈夫。这位埋在冰天雪地里的青年,还保持着他年轻时代的容颜,而他的妻子因为在尘世里,已经是两鬓飞霜年华老去了。 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时,...

作者:微笔记_博客 查看:568 时间:2016-10-08

夏天

夏天的早晨真舒服。空气很凉爽,草上还挂着露水(蜘蛛网上也挂着露水),写大字一张,读古文一篇。夏天的早晨真舒服。 凡花大都是五瓣,栀子花却是六瓣。山歌云:“栀子花开六瓣头。”栀子花粗粗大大,色白,近蒂处微绿,极香,香气简直有点叫人受不了,我的家乡人说是:“碰鼻子香”。栀子花粗粗大大,又香得掸都掸不开,于是为文雅人不取,...

作者:微笔记_博客 查看:331 时间:2016-10-08

清净之莲

偶尔在人行道上散步,忽然看到从街道延伸出去,在极远极远的地方,一轮夕阳正挂在街的尽头,这时我会想:如此美丽的夕阳实在是预示了一天即将落幕。 偶尔在某一条路上,见到木棉花叶落尽的枯枝,深褐色的孤独地站在街旁,有一种萧索的姿势,这时我会想:木棉又落了,人生看美丽木棉花的开放能有几回呢? 偶尔在路旁的咖啡座,看绿灯亮起,一...

作者:微笔记_博客 查看:691 时间:2016-10-08

无出路咖啡馆(节选)

一流的骗子必须是超级的诚实。 广漠无情的色彩洪荒中,渺小的生命被离间的那样彻底,小而脆弱的主体在大而强暴的客观中,像是最后的伤处,最终极的不愈,大片的麻木中,它们是残剩的最后知觉。 跟安德烈在一起多好,好的让我想起那句咒语——“好景不长。” 芝加哥的劳累,贫困和粗野的风一块儿横扫向我和我的艺术瘪三同学与朋友。我在那里...

作者:微笔记_博客 查看:310 时间:2016-10-08

写在水上的字

生命的历程就像是写在水上的字,顺流而下,想回头寻找的时候总是失去了痕迹,因为在水上写字,无论多么的费力,那水都不能永恒,甚至是不能成形的。 因此,如果我们企图要停驻在过去的快乐,那真是自寻烦恼,而我们不时从记忆中想起苦难,反而使苦难加倍。生命历程中的快乐或痛苦,欢欣或悲叹都只是写在水上的字,一定会在时光里流走。 就像...

作者:微笔记_博客 查看:553 时间:2016-10-08

海涛

多少个夜晚 我听到大海的轻涛细浪 拍打柔和的海滩 抒出了一阵阵温情的 软声款语 仿佛从小时的岁月里 传来一个亲切的声音 掠过我记忆的脑海 发出袅袅不断的 回音 仿佛海鸥 悠扬低回的啼声 或许是 鸟儿像平原飞翔 迎接满地的春光 婉转地歌唱。 你 与我—— 在那难忘的年月 伴随这海涛的悄声碎语 曾是何等亲密相爱。 啊,我...

作者:微笔记_博客 查看:569 时间:2016-10-08

最苦与最乐

人生什么最苦呢?贫吗?不是。失意吗?不是。老吗?死吗?都不是。我说人生最苦的事莫苦于身上背着一种未来的责任。人若能知足,虽贫不苦;若能安分(不多作分外希望),虽失意不苦;老、病、死乃人生难免的事,达观的人看得很平常,也不算什么苦。独是凡人生在世间一天,便有一天应该做的事,该做的事没有做完,便像是有几千斤重担子压在肩头...

作者:微笔记_博客 查看:530 时间:2016-10-08

杯中窥人

我想到的是人性,尤其是中国的民族劣根性。鲁迅先生阐之未尽。我有我的看法。 南宋《三字经》有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,说明人刚出生好比这团干布,可以严谨地律已;接触社会这水,哪怕是清水,也会不由自主如害羞草的掞叶,本来的严谨也会慢慢被舒展开,渐渐被来的严谨也会慢慢被舒展开,渐渐被浸润透。思想便向列子靠近。 中国人向来品性如钢...

作者:微笔记_博客 查看:510 时间:2016-10-08